返鄉青農的挑戰

    對很多年輕人來說,農業從來都不是他們對未來生活的想像。農業面對的挑戰很多,而且經常和貧窮、落後,以及各種天災、糧價波動聯想在一起。「清靜田」的創辦人洪恩斌是二林返鄉青農之一,他卻對務農的生活有不同的想法。

 洪恩斌原本和許多出外讀書就業的二林年輕人一樣,在臺北工作。他在這段時間的生活步調緊湊,扛著沉重的工作和房租壓力,下班後和朋友去喝一杯或其他消費,讓他得到短暫的紓解。他告訴我們,自從他去澳洲打工度假兩年以後,才真正學會什麼叫做生活。對別人來說,務農是一件辛苦的差使,可是對他來說,這種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魅力。

 在剛踏入農業的時候,他確實什麼都不懂。對青農來說,一開始的困難是找到一塊土地開始耕種。當地老農對沒有經驗的年輕人充滿疑慮,不會把自己的土地交給他們代耕,如果不是有人介紹,他們很難打進這個群體。不同世代的農業觀念也有不同,洪恩斌耕種時堅持不噴農藥,不用化肥,保持生態平衡,曾經被一些老農認為他完全不懂農業。直到他好幾次有不錯的收成之後,才讓周遭的人開始改觀。

青農不僅在土地取得、人際關係上需要花心思經營,一名小農也要想盡辦法打開知名度,把自己的產品推廣出去。洪恩斌說,他週末經常去臺北善導寺站旁的希望廣場,在農民市集裡和來逛的民眾聊天,結交朋友。他說,很多婆婆媽媽喜歡逛市集和傳統市場,而不是去超級市場,因為他們在買菜的過程中,還希望有人際交流。而且,當你知道桌上的菜是哪一位認識的人種出來的時候,吃起來的味道會不一樣。當老顧客來回購,稱讚他的米很香,會為他帶來由衷的喜悅。所以洪恩斌相信傳統市場絕對不會消失,因為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溫度,是無法被取代的。

    不過,農業畢竟是一項職業,如果沒有辦法賺到足夠多的錢,還是無以為繼的。洪恩斌表示,怎麼樣讓青農能夠生存下去,的確是最迫切的問題。尤其是小孩出生之後,他更需要穩定的經濟基礎。這時候農業容易受氣候影響的天性,就成為他必須克服的難關。

    以今年2021為例,年初的時候臺灣正在經歷50年以來最大的乾旱。水庫蓄水量見底,中部地區相當倚賴的德基水庫甚至只剩1%。四月初許多地區開始限水措施,而用水量大的農業也受到很大的衝擊。洪恩斌告訴我們,他在溝頭農地種植的第一期稻作,當時正需要水源灌溉,因為缺水而使得稻作生長受到影響。6月中旬之後,梅雨季和後來的幾個颱風帶來龐大雨量,又因短時間內的暴雨而傷害禾稼。越是個體經營的小農,面對災損的風險越大。只有看著機器收割的時候,小農才能暫時放心。

    雖然遇到許多的困難,但是洪恩斌從來沒有後悔返鄉務農的選擇。他認為讓大眾對農業的觀念改變,是他繼續努力的方向。他的例子或許不能代表所有人,可是我們還是能從他的身上看到青農這個標籤背後,有多少不足為外人道的挑戰。

圖 :東海大學大地計畫助理團隊   /  文:蕭煒馨 東海大學大地計畫博士後研究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