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洪醒夫文學扎根計畫」
《有誰要到二林去》巡迴放映

  洪醒夫是彰化縣二林鎮出身的知名作家,他筆下寫的許多小人物,形象鮮活的反應臺灣農村的情景,還有庶民生活中的辛酸點滴。金樹、素芬、黑面慶仔、清水伯、灌蟋蟀的男孩、豬哥旺仔、牛姑婆、唱戲的秀潔……,這些人物雖然是虛構的小說腳色,但更真實的呈現那些不被歷史紀錄下來的人們的面貌。

  蔗青文化工作室為了讓二林更認識在地文化,並且替洪醒夫的文學重新注入活力,選定他的三篇小說拍攝微電影。第一部拍攝成功的作品,是洪醒夫的代表作之一《有誰要到二林去》。東海大學與蔗青長期合作,因此在校舉辦巡迴放映會,並請負責人洪崇銘為學生講解翻拍過程中,文字如何轉化為影音媒材,而當代的電影版本又對原作進行了那些改動。

    《有誰要到二林去》的情節簡單,它講述著一名青年到外縣市讀書,在返鄉時搭乘私家車,路上的所見所聞。其實,這反映的是70年代的臺灣,由於二林處於相對偏僻的地理位置,缺乏便利的大眾交通運輸,因此返鄉民眾搭火車到彰化火車站後,還要再改搭客運或私家車的時代背景。

    為了能引起當代觀眾的共鳴,電影對於小說原作進行幾處比較明顯的改動。首先,男主角搭私家車的理由,不是為了省去等客運的時間,和比較舒服的座位,而是因為在肺炎病毒肆虐的恐怖氛圍中,他意外地忘記攜帶口罩,部允許坐上客運。不得已之下,他才選擇了不用戴口罩就能坐的私家車。戲裡面沒有明確的把疫情表現出來,但是觀眾看到男主角拼命翻找行李的模樣,很快就和自己的切身經驗聯繫在一起,對搭車的動機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另外,原作中坐上車的乘客包括一名勞工婦女、一名有錢但油滑的中年胖先生,還有一名打扮入時的年輕小姐。電影裡的乘客和原作大不相同。有一位搭車去看病的老太太,一位新住民的看護,而原作中的年輕小姐則變成了路邊賣飲料的檳榔西施。這樣的乘客組合,反映出原作關懷的社會現象,是品行低劣的暴發戶,和北漂打工的窮困藍領的鮮明對比;而現代的臺灣,開始注意到偏鄉醫療資源匱乏、人口老齡化、新住民移工的多元議題。原作中年輕小姐唱的悲苦情歌,也變成了移工用東南亞語言唱出來的悠揚曲調。

搭乘私家車的青年,很有可能是洪醒夫當年自我經驗的投射。

洪醒夫就讀台中師專,畢業之後在神岡的社口國小任教,長年在外讀書和工作,每一次返鄉的經驗和見聞,於是成為他寫下這篇作品的原動力。寫作的過程中自然也有部分情節出於作者的虛構。例如中學課本經常選錄的〈紙船印象〉,題解都說明是洪醒夫懷念小時候母親替孩子們摺紙船,是一篇描寫親情的作品。不過,在田調訪問的過程中可以發現,洪醒夫的母親從未替孩子摺紙船,家中真正會摺紙船玩的就是他自己。作者把自己的情懷投射到他筆下所寫的人物身上,並不是罕見的事情。而《有誰要到二林去》裡的私家車,也許從來沒有一位青年冒險把上半身探出窗口,大聲喊叫著替司機招攬生意。可是透過這個動作,洪醒夫告訴讀者,當下的他,或者是其他要回到二林的人們,心中對家鄉有個一股濃厚的感情,既溫暖又有深厚的力量。

 

    「回家」和「返鄉」不僅是文學作品常見的主題,也是每一個人有最多個人經驗,很容易引起共鳴的主題。對於老家在二林的人們來說,洪醒夫的《有誰要到二林去》,或許更能引起在地人的注意。和過去相比,二林年輕人外流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,除了農業以外缺乏工作機會的經濟環境,也是把青年召喚回來的巨大障礙。洪醒夫文學作品的改編,除了繼續喚醒地方意識,關懷在地議題之外,或許也能讓人們認識到,非物質的文化,和一些平常被人棄之不顧的瑣碎事物,反倒是一塊土地上真正有價值,值得繼續挖掘深耕的材料。

 

圖 :東海大學大地計畫助理團隊   /  文:蕭煒馨 東海大學大地計畫博士後研究員